▲截止到7月26日24时,南京新冠感染者7天增至112例。新京报动新闻出品


南京这波疫情,让人为之揪心——截至7月26日24时,仅南京本地确诊病例就已经达到112例,何况本轮疫情已出现“外溢”,波及5省9市,外地出现13例。疫情从输入到扩散,问题到底出在了哪个环节?

 

答案是:南京禄口机场。据健康时报报道,无论是南京本土新增病例,还是外溢出去的感染病例,几乎都与此次疫情中心南京禄口机场高度相关。据了解,涉事保洁公司系项目外包,有跟机场宾馆外包合作的公司负责人称,“机场没有将负责境外和境内的保洁人员区分开,真的是个很低级的错误。”

 

而7月21日江苏省委召开的会议中提到,机场方面将国际航班与国内航班由原来的分开运营变为统一混合运营,造成境外疫情流入,引发新冠疫情传播。

 

当前我国已进入疫情防控常态化阶段,在全球疫情持续扩散蔓延的情况下,“外防输入、内防反弹”尤为关键。考虑到最近国内新增感染者几乎都是境外输入,作为人流物流快速汇集发散的枢纽,机场往小了说是外防输入的主战场,往大了谈是当下防疫的关键环节。

 

鉴于此,机场、航空公司等方面必须绷紧防疫神经,机场失防,切记“祸患常积于忽微”,谨防“防控之堤毁于蚁穴”。



▲南京8000平米“火眼”实验室正在搭建,单日核酸检测量可达200万人份。图片来源:IC photo


这次失守的南京禄口国际机场,是江苏规模最大的机场,也是华东地区主要客货运机场,2020年吞吐量位居全国第12位。顶着“国内大型干线机场”的头衔,必承其重——机场管理方与航司严守第一道关卡,做好入境人员落地后无缝衔接的“闭环式”管理,本该是落实防疫责任的应有之义。

 

可从目前看,禄口机场管理方显然失责了。从过程看,有些防疫规定几乎被架空悬置;从结果看,部分疏漏称得上“致命”:无论是未将国内国际航班“区隔”,还是没将负责境外和境内的保洁人员区分开,抑或是保洁人员住宿管理疏松,都为后来的疫情“乘虚而入”埋下伏笔。

 

目前溯源工作还在进行中,德尔塔变异毒株到底是通过冷链运输或人员传播,还是通过别的途径传播,仍待查证。但机场失防的责任已无法回避——按张伯礼的分析,此次的疫情说明,机场可能在垃圾处理、机场清洁、货仓清扫等方面存在不严谨的地方。

 

一处不慎,就可能到处遭殃。初期公布的75例确诊者详情就显示,有40余人都是该机场的工作人员,34人系从事保洁工作,另外还涉及机场的司机、地勤、辅警、水电工等人员。由于机场是人流密集之地,这些员工接触面本就较广,加上住宿管理不严等因素,疫情很快从“星火”扩至“烧着一大片”。如今疫情外溢至多地,亦是对防疫不可掉以轻心的警醒。

 

“机场失防,南京遭殃”,无疑给更多地方敲响了警钟:在当前,尽管新冠疫苗大规模接种让我们离“筑起免疫屏障”的图景越来越近,但疫情防控仍没到高枕无忧的时候,仍不能动辄松弦。这里面,紧盯关键环节、补齐工作短板,是防疫的重中之重。边境、口岸、机场等高风险场所,都得打起十二分精神,将防疫要求不打折扣地落到实处。

 

说起来,这已经不是国内机场首次被病毒“破防”。去年11月9日,浦东机场一货运人员被确诊,之后14天里浦东机场西货运区累计确诊8例关联病例;今年6月,深圳宝安机场海关工作人员和机场餐厅服务员感染新冠疫情德尔塔变异株……相比之下,这次禄口机场方面疏忽更严重,警示性更强烈。

 

针对机场存在的疫情输入风险,国家层面的防控要求也不断趋于精细化。最新版的《运输机场疫情防控技术指南》中,就涵盖了机场各类人员个人防护参考建议,“入境保障区域工作人员应避免与旅客和其他人员同时混用公共设施,尽量固定工作及上下班路线,避免与为国内旅客提供服务的员工混流”,就已写入其中。

 

今年1月,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印发的《关于进一步做好当前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工作的通知》也提出,要加强机场周边、城乡接合部、务工返乡人员较多的农村地区疫情防控,强化网格化、精细化管理。

 

徒法不足以自行,规则背后尚需人的努力。不论是之前青岛疫情传播系共用CT室导致,还是这次南京疫情传播跟机场失防有关,都是深刻警醒:疫情防控,绝不能在细节处大意,也绝不能在关键环节掉链子。在构筑免疫长城的紧要窗口期,尤其要消除可能存在的麻痹心态与侥幸心理。

 

毕竟,在安全生产或服务领域,海恩法则“虽迟会到,从不失效”。



特约评论员 | 佘宗明
编辑 | 徐秋颖
校对 | 王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