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京报讯(记者 张秀兰)在“沾上”新冠治疗概念、股价经历过山车后,1月27日,富祥药业收到深交所关注函,要求其补充说明公司供应莫匹拉韦、瑞德西韦的核心中间体预计产能等。富祥药业此前披露,公司供应的莫匹拉韦和瑞德西韦相关中间体产品占公司营收比重较小。与此同时,大股东永太科技也选择在高点“精准”减持。

股价经历“过山车”引深交所关注

1月27日,富祥药业股价终结了下跌之势,同时也收到了深交所的关注函。鉴于其近期股价波动较大,深交所要求富祥药业补充说明公司是否直接或间接向辉瑞等公司提供产品或服务等。

就在此前一个交易日,富祥药业股价收于13.22元/股,跌幅为7.10%,这也是公司股票连续第五个交易日下跌。而此前的1月12日至1月19日,由于“沾上”新冠治疗概念,富祥药业股价坐上“过山车”。除1月18日下跌5.46%以外,这一阶段内股价涨幅均超过5%,1月19日24.50元/股的收盘价更是创下近20个月新高。

富祥药业1月14日在互动平台回答投资者提问时曾表示,在合作开发和供应新冠药物中间体和原料药领域,已向客户提供公斤级样品,并通过客户验证。富祥药业同时表示,因与客户签订严格的保密协议,不便公开具体客户信息。彼时,富祥药业的“客户”被解读为可能是辉瑞公司,后者拥有新冠口服药Paxlovid,这也带动富祥药业股价的持续上涨。在回答投资者关于“公司的药物中间体和原料药领域是否有供货于辉瑞”的明确提问时,富祥药业回应称,生产部门提供的部分医药中间体产品确实供应给辉瑞,但不是用于生产治疗新冠的药物。

同一天,富祥药业披露的投资者关系活动记录显示,“公司与辉瑞新冠治疗药物生产是否有合作?未来在新冠治疗药物生产方面是否有合作的能力”同样成为投资者关注的话题。对此,富祥药业表示,正在不断加强研发,并与凌富药物研究院开展合作,现已具备新冠治疗药物中间体研发生产能力,期望能够进入辉瑞等公司新冠治疗药物生产的供应链体系之中。

1月20日起,富祥药业股价开始下跌,股价距离最高时几近腰斩。1月24日、26日,富祥药业连发两个股价异动公告,对于公司为辉瑞、默沙东等企业供应新冠药物中间体的传闻,富祥药业在重申因保密协议、不便公开具体客户信息外的同时,披露了新冠治疗药物相关中间体的营收占比情况。其中,供应的莫匹拉韦相关中间体产品的销售合同金额为325万元,瑞德西韦相关中间体产品的销售合同金额为550万元,占公司2020年营收比重分别约为0.2%、0.4%,占比较小,暂未对公司业绩产生重大影响。

利润下降、股东精准减持

在股价连续下跌的同时,富祥药业披露了2021年业绩预告。报告期内,富祥药业预计实现净利润4380万元-6380万元,同比预降80.02%-86.28%。
 
对于净利润大幅预降,富祥药业表示,因主要产品原材料价格大幅上涨,导致采购成本大幅增长。同时,受市场需求及疫情等因素影响,部分产品销量和价格同比下降,导致利润减少。此外,由于参与投资的景德镇市富祥物明医疗健康产业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对外投资的企业受环保、安全政策等影响,经营状况不佳,预计确认投资相关损失。

成立于2002年的富祥药业,以特色抗菌原料药及其中间体的研发、生产和销售为主业,主要产品包括舒巴坦系列、他唑巴坦系列的 β-内酰胺酶抑制剂原料药及中间体、碳青霉烯类(培南类)抗菌原料药及中间体、洛韦类抗病毒药物中间体等三大系列,是全球市场主要的抗病毒类洛韦系列中间体供应商之一。

同样引起外界关注的,还有富祥药业股东浙江永太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永太科技)在股价高点“精准”减持。
 
1月19日,富祥药业披露,永太科技于2022年1月13日、1月19日通过集中竞价方式减持公司股份5415631股,占剔除回购社会公众股后的公司总股本的1.00%,按照两次减持时18.23元/股、21.30元/股的均价计算,永太科技通过此次减持共套现1.06亿元。

校对 柳宝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