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月27日,中共北京市第十三次代表大会开幕。蔡奇同志代表中共北京市第十二届委员会作报告。报告提出,在更高水平上保障和改善民生,持续提升公共服务水平。完善养老服务体系,“壮大银发经济,鼓励养老资源在周边区域布局。”

 

随着第七次全国人口普查数据的公布,近两年“银发经济”成为市场关注的热词。

 

国务院参事室特约研究员、国家统计局原总经济师兼新闻发言人姚景源今天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银发经济或将成为经济增长的新引擎。”他认为,北京在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上怎样去研究发展银发经济是个重要的课题,如何让“银发经济”变成推动社会经济发展的动力,关键还是要满足老年人多层次的需求。


姚景源。新京报记者 陈琳 摄


变困境为机遇

 

第七次全国人口普查结果显示,目前我国60岁及以上人口为2.64亿人,占总人口18.7%,预计2025年将突破3亿人。

 

姚景源表示,中国进入“老龄化”社会,要从两方面来看。一方面,虽然老龄化确实给社会经济发展带来了很多问题,但另一方面,中国人的年龄变化也是社会进步的一种表现。“1949年,中国人平均年龄是35岁,现在全国平均年龄超过了77岁,像北京已经达到了80岁以上,应该说这是一个了不得的发展成就。”姚景源说,因此不要把老龄化单纯地当做一个“包袱”。

 

他认为,如何在困境中寻找新的出路,成为解决人口老龄化值得思考的话题。现阶段,我国社会主要矛盾已转化为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我们要考虑如何去满足老年人对美好生活的需要和追求。把老年人对美好生活的愿望、追求变成经济发展的重要内生动力之一。在扩大消费、提振经济的同时,让老年人生活更加幸福,社会更加和谐、文明和进步。”

 

随着老龄化社会的到来,在全球,银发市场正成为含金量最高、增长最快的细分市场之一,尤其是一些进入深度老龄化社会的国家,比如日本,与老年人生活紧密相关的养老、医疗、护理和健康等产业发展很快。许多零售商和品牌都制定了具体的“银发策略”,各种老年用品让人眼花缭乱。“日本老年用品注重细节使用感受,且已发展出功能繁多的细分品类。”姚景源说,如步行类、移乘类、生活类(比如进食、洗浴、更衣辅具)、监护类,甚至还有娱乐类,老年玩具种类也非常多。旅游也是大多数日本“银发一族”的娱乐选择,日本企业推出了大量针对老年人的旅游项目,主打慢节奏和舒适性,且普遍消费价格较高。

 

市场前景巨大

 

此前,国务院印发了《“十四五”国家老龄事业发展和养老服务体系规划》,提出了“十四五”时期的发展目标,即养老服务供给不断扩大,老年健康支撑体系更加健全,并明确了养老服务床位总量、养老机构护理型床位占比等九个主要指标。

 

作为养老产业一份重磅政策文件,其未来市场也呈现一片蓝海。根据全国老龄办、中国老龄协会发布的《中国老龄产业发展报告》,2014年到2050年,我国老年人口的消费规模将从4万亿元增长到106万亿元左右。

 

姚景源认为,随着银发群体日渐庞大,老年医疗保健如辅助医疗器材、专用生活用品、护理服务,以及家居适老化改造等基础刚需为企业带来广阔市场。“在中国,有相关产业布局的企业也应关注银发族在文化娱乐、教育、社交等方面的多元化精神需求,针对这方面需求找准自身定位,洞察细分市场的空缺或空间,及时切入,抢占发展先机。”

 

同时,他还建议,北京市发展“银发经济”可以走在全国前列。“最新数据显示,截至2021年末,北京市常住老年人口约为441.6万人,占全市常住人口比例的20.2%。”姚景源说,北京市场潜力巨大,可以先举办国际性的银发经济博览会,“银发经济”都有哪些特征?如何发展“银发经济”?“可以先让大家看一看,现在全世界各国在‘银发经济’方面的发展,有哪些新的做法我们可以借鉴。通过发展银发经济,让人民群众美好生活需要得到更多的满足,进而推动经济和社会发展。”

 

新京报记者 陈琳

编辑 刘茜贤 校对 贾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