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奥理事会终身名誉副主席、中国奥委会原副主席魏纪中出席首届“天坛文明对话暨世界文明与奥林匹克论坛”并作主题发言。图/新京报记者 王贵彬 摄

1892年11月25日,年仅29岁的顾拜旦在巴黎发表历史性的演讲《奥林匹克宣言》,标志着现代奥林匹克运动的诞生。至今,现代奥林匹克运动走过了130年的发展历程。

11月25日,现代奥林匹克运动诞生130周年之际,在国际奥委会的指导下,首都文明工程基金会和《文明》杂志社联合新京报社共同主办首届“天坛文明对话暨世界文明与奥林匹克论坛”,论坛主题为“奥林匹克与全人类共同价值”。亚奥理事会终身名誉副主席、中国奥委会原副主席魏纪中等20余位嘉宾参与论坛并发言。

走过130年,奥林匹克精神有哪些永恒的价值坚持未变,又出现了哪些新的变化和发展?奥林匹克本身该如何应对时代的变化?就此,新京报记者专访了魏纪中。

奥运会是一个好平台

新京报:您提出奥林匹克精神需要现代化,这令人印象深刻。这里的现代化到底有何含义,为什么会提出这个观点?

魏纪中:我的理解,现代化不外乎经济的发展,社会的进步,人们觉悟的提高。从历史上看,现代化是从工业化开始的,但现代化不局限于经济方面,它还涉及几乎所有的领域,包括文化体育领域。奥林匹克精神本身也需要现代化,与时俱进,如此才能够更好地跟上社会变化的形势。

与此同时,就像任何事物的发展总是有正面和负面两个方面,现代化也产生了一系列问题。例如,现在世界处于一个动荡不安的复杂形势之下,人们之间的了解和沟通不是加强了,而是受到各种因素的阻碍。因此,我们就需要一个对话的平台,对于我国来说,也就是说我们要向世界讲好中国故事。

拿奥林匹克运动来讲,奥运会规模巨大,社会的方方面面都参与,这是一个难得的讲故事、听故事,听完了再回去讲故事的平台。奥运会就是这样一个现有的好平台。这也是世界上仅有的一个如此广泛的大平台,因为它是群众性的,参与的人如此之多。这样的平台可以说是非常少有。

现在,关键在于,我们怎么样来利用好这个平台。

▲首届“天坛文明对话暨世界文明与奥林匹克论坛”现场。图/新京报记者 王贵彬 摄

奥林匹克运动支持虚拟体育发展

新京报:奥林匹克运动将增加电子竞技业态。近期,国际奥委会确认,首届奥运电竞周将于2023年6月22日至25日在新加坡举行。国际奥委会主席巴赫表示“第一届奥运会电子竞技周是我们在奥林匹克运动中支持虚拟体育发展的雄心的一个重要里程碑。”对此,你怎么看?

魏纪中:电子竞技运动来源于电子游戏,但二者有着本质不同。首先,电子游戏是由个人控制的,电子竞技则是由组织管理的。

电竞是数字经济时代不可避免的一个存在,与任何事物一样,它也有两面性。问题在于,我们对它的正面溢出效应关注不够。比如,手脑并用是数字经济时代一种不可少的技能。电竞这种数字化的游戏或者竞赛,可以提高人们的空间想象力,包括现在我们所说的元宇宙。

但在社会上,由于电子游戏的负面溢出效应比较明显,使人产生很多误解。据我所知,电子游戏在美国很普遍,但是美国家长反映孩子由于打电子游戏而影响学习的没有中国这么多,也没有中国家长反应这么强烈。电子游戏影响学习是有这种可能性,但不是必然的,关键在于怎么正确引导。美国把电子游戏作为中小学的一种编程课程,这就有助于朝正面的方向引导。

无论是电子竞技还是电子游戏,都是客观存在的,它能够存在、发展就有它的理由,因此关键在于引导和管理。

电子竞技在全世界推广,已经形成了一个巨大的群体。国际奥委会已经开始关注这个问题。明年要在新加坡举行电子竞技周,这正是我们在实践中结合社会形势发展对奥林匹克精神的新认识、新实践。

奥林匹克大家庭要团结起来

新京报:去年,国际奥委会主席巴赫把奥林匹克的口号从“更快、更高、更强”修改为“更快、更高、更强、更团结”(英文:Faster,Higher,Stronger,Together)。这是不是也属于奥林匹克精神与时俱进的一个体现?现在世界动荡不安,奥林匹克运动能发挥哪些新的作用?

魏纪中:奥林匹克运动不是存在于真空当中,它是处在现实社会当中,因此社会上有什么问题,也会反映到奥林匹克运动里。如果问题不好好解决,它也会造成分歧和分裂。

巴赫先生提出“更团结”的倡议,作为奥林匹克“更快,更高,更强”口号的补充,把个人推动社会进步的行动与集体共同奋斗目标的理想结合了起来。

更加团结,其实也意味着反对或抵制奥林匹克运动内部的一些弊端,像兴奋剂、假赛以及外部非体育因素的干扰。因为这些内部的弊端和外部的干扰都是对奥林匹克运动的扭曲。所以,我们奥林匹克大家庭要团结起来,解决内部的问题,同时要抵制外部的干涉。

同时,通过奥林匹克运动和奥运会,把最广大的民众群体,不分种族,不分文化,不分意识形态,不分强弱,不分国家体制和发展水平,在共同创造全人类美好的未来的共同目标下团结起来,携手迈向美好未来。

建设体育强国,关爱高龄老人

新京报:奥林匹克运动的直接参与者主要是年轻人,但是它的影响力又不局限于年轻人,它对老年群体有何意义?

魏纪中:我今年86岁,自己也已经进入老年,成为高龄老人了。根据世界一些专家的提法,高龄老人要做到“两要,两不要”。两个“不要”是指不要停止活动,不要停止学习;两个“要”是指要爱,当然这是指一种大爱,另外,就是要笑,这是指一种内心的愉悦。而这正是符合奥林匹克精神和理想的,也符合人类命运共同体的理念。

随着更多的人参与体育运动以及医疗水平的提高和医疗资源的增加,人类的平均预期寿命比过去有较大幅度的提升,这也意味着很多国家进入了老龄社会。

现在,我国也已经进入老龄化社会,因此我们要尤其关心老年人的问题。我们要建设体育强国,同时要与全世界的人民一道,通过发展体育运动,提高人民体质,建设一个健康、和平与和谐的未来。

新京报记者 柯锐
编辑 郑伟彬
校对 赵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