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据@新华视点 消息,2020年12月8日,国家主席习近平同尼泊尔总统班达里互致信函,共同宣布珠穆朗玛峰最新高程——8848.86米。


5月27日,2020珠峰高程测量登山队成功登顶珠峰,完成测量任务。但登顶测量只是完成了最重要的测量数据,要想得到珠峰的精确高度,数据处理人员需要将外业测量队员直接采集到的各类原始观测数据,进行改正与归算。


△ 2020年5月27日,测量登山队员在珠峰峰顶与国旗合影。

△ 2020年5月27日,从海拔5600米的西绒交会点的测量仪器里,可以看到测量登山队员已经登上峰顶。


今年6月以来,珠峰峰顶及珠峰地区数据传送至大地测量数据处理中心后,技术人员用时3个月时间完成全部数据处理工作。在获得初步的珠峰高程结果后,还进行了院、局两级检查,联合尼泊尔、中科院以及专家学者团队,进行珠峰高程综合确定,组织开展成果验收。12月8日,最终的珠峰高程终于公布。


△ 珠峰在云雾中若隐若现。


作为代表国家测绘科技发展水平的综合性测绘工程,珠峰高程测量自今年4月30日正式启动以来便始终吸引着民众的目光。这是继2005年公布8844.43米的珠峰峰顶岩石面海拔高程后,我国时隔15年再测世界最高峰。


△ 测量登山队在前往海拔6500米的前进营地途中休息。


珠峰高程测量的核心是精确测定珠峰高度,据测量登山队员介绍,此次珠峰测量可谓一波三折。


△ 海拔6000米的东绒3交会点,交会测量队员正在进行GNSS观测。


△ 海拔6000米的东绒3交会点,交会测量队员正在进行交会测量。

△ 测量登山队员张卫东用国产重力仪在海拔6500米进行重力测量。


5月6日,测量登山队第一次出征冲顶,但由于海拔7028米处北坳冰壁有流雪风险,全体队员撤至珠峰大本营待命。


5月16日,测量登山队第二次向顶峰发起突击,但受气旋风暴“安攀”的影响,7790米以上区域积雪过深,不得不再次下撤。


5月24日,测量登山队从6500米营地出发,第三次向顶峰发起突击。


5月27日11时,2020珠峰高程测量登山队8名攻顶队员成功从北坡登上珠穆朗玛峰峰顶。


从3月2日展开基础测量到5月29日交会测量结束,53名国测一大队队员在珠峰奋战了89天。今天,我们通过图集梳理回顾队员们在珠峰深一脚浅一脚踩过的冰川、积雪,感受“8848.86米”这个数字的来之不易。


【珠峰险】


△ 交会测量队员程璐、薛强强等从西绒交会点下撤,途中两侧悬崖上的巨石随时有可能掉落。

△ 4月8日,交会测量队员李锋等人前往中绒交会点探路,下撤时遭遇暴风雪,差点迷路。


△ 测量登山队抵达海拔6500米的前进营地。

△ 一场大雪过后,海拔5600米西绒交会点的测量队员在清理帐篷上的积雪。


△ 海拔5500米的中绒交会点,交会测量队员李锋在储存冰雪,化水做饭、饮用。

△ 测量登山队员王伟在海拔6500米进行攀冰训练。


△ 测量登山队员刑雄旺在攀登海拔7028米的北坳大冰壁。

△ 测量登山队员正在攀登海拔7028米的北坳大冰壁。


△ 测量登山队员正在攀登海拔7028米的北坳大冰壁。

△ 测量登山队在攀登海拔7028米北坳大冰壁途中休息。


△ 测量登山队员5月9日从海拔7400米结束拉练后下撤。


△ 测量登山队员王伟在海拔7790米营地帐篷内吸氧。


【珠峰情】


△ 珠峰满天繁星的晚上,测绘队友走出帐篷看星星。


△ 苦中作乐的测绘队员在海拔5300米的珠峰二本营堆雪人。

△ 测量登山队员在海拔7028米的北坳营地拍摄的珠峰。


△ 远眺中绒布冰川。


△ 珠峰上的绒布冰川冰塔林。

△ 绒布冰川里的小型冰山。


△ 近看冰川。

△ 海拔5800米的过渡营地,月光、灯光同时为测量登山队员指引方向。


据悉,此次珠峰高程测量的成果可用于地球动力学板块运动等领域研究。精确的峰顶雪深、气象和风速等数据,将为冰川监测、生态环境保护等方面的研究提供第一手资料。重力测量成果,则可用于研究珠峰地区区域地球重力场模型的建立和冰川变化、地震、地壳运动等问题。


图源:自然资源部国测一大队

采写:新京报记者吴娇颖 

编辑:陈婉婷 

校对:付春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