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股东操纵股价新年首张罚单出炉后,又有上市公司董事长因操纵证券市场被刑拘。


1月17日晚间,赢合科技(300457.SZ)披露公告,公司于2021年1月15日收到公司持股5%以上股东、董事长、CEO王维东先生家属的通知,王维东因涉嫌操纵证券、期货市场罪,已被公安机关采取刑事拘留,其个人涉嫌违法的情况尚待公安机关进一步侦查。


1月15日,赢合科技午盘开盘跌停。当日龙虎榜数据显示,有3个机构席位当天大举卖出股票,出逃迹象明显。“内幕消息又被提前泄露了?”1月17日的公告披露后,有投资者在社交平台发出质疑。


1月18日,赢合科技开盘一度跌超15%,而后股价不断拉升,至当日收盘,赢合科技股价翻红,当日报22.63元/股,涨幅0.62%。1月19日,赢合科技收盘微跌。


1月18日,深交所同样就信披问题向上市公司下发《关注函》,要求其核实收到《拘留通知书》的具体知悉时点,并说明是否存在未及时履行信息披露义务以及内幕信息提前泄漏的情形,并补充报备内幕信息知情人。


机构们提前跑路?内幕信息被疑已提前泄露


1月15日,赢合科技午盘开盘后即迎来跌停,当日报收22.49元/股,跌幅19.99%。当日盘间市面上未传出利空消息。


直到2天后,上市公司才亲手揭开谜底。1月17日下午,赢合科技公告称,公司于2021年1月15日收到公司持股 5%以上股东、董事长、CEO王维东先生家属的通知,王维东先生因涉嫌操纵证券、期货市场罪,已被公安机关采取刑事拘留,其个人涉嫌违法的情况尚待公安机关进一步侦查。


公告中披露,王维东主要负责公司战略及投资事宜,公司日常经营管理由公司总裁许小菊负责。王维东被刑事拘留不会对公司日常经营活动产生重大影响。公开资料显示,许小菊为王维东之妻。2020年三季报显示,许小菊持有赢合科技1.8%的股份,为公司第五大股东。


在王维东被刑拘的消息传出后,不少股民表示“暴跌原因找到了”,并质疑有人提前得知内幕消息跑路。


根据1月15日龙虎榜数据来看,跌停当天,有三家机构席位有不同程度净卖出,出逃迹象十分明显。


1月18日晚,深交所也就内幕消息是否泄露一事向赢合科技发出《关注函》。《关注函》中提及,赢合科技提供的报备文件《拘留通知书》中写道,公安局“已于2021年01月15日8时将涉嫌操纵证券、期货市场罪的王维东刑事拘留。”拘留时间距离1月15日收盘7个小时时间差,距离1月17日发出公告的时间则长达2天半。


深交所据此质疑赢合科技是否存在信披违规。“请核实你公司和王维东家属收到《拘留通知书》以及对前述事项的具体知悉时点,说明是否存在未及时履行信息披露义务以及内幕信息提前泄露的情形,并补充报备内幕信息知情人。”


或是“利空”提前兑现,1月18日,赢合科技不跌反涨,当日跌超15%后股价不断拉升,至当日收盘,赢合科技报22.63元/股,市值147亿元。


操纵市场的王维东:

与妻子合计套现21亿高位出局,减持期间踩中电子烟、口罩机多个风口股价大涨


赢合科技由王维东、许小菊夫妇共同出资组建,于2006年在深圳工商局登记注册。2015年5月,公司登陆深交所创业板上市。


公开资料显示,赢合科技所涉业务领域颇多,公司最主要业务为锂电池自动化生产设备的研发、设计、制造、销售与服务,是宁德时代、比亚迪等10多家国内动力电池厂商供应商。


新能源业务以外,2018年11月,赢合科技还通过收购斯科尔51%股权,涉足电子烟领域。2020年2月国内疫情暴发之初,赢合科技又新增加口罩机业务,子公司惠州市赢合科技有限公司甚至一度被举报“涉嫌高价倒卖口罩机”被东莞市市场监管局立案,并移交公安机关处理。随后公司回应称,口罩机被炒买是少数客户的行为,和公司无关。


Wind数据显示,上市后直到2019年末,王维东夫妇都未发生减持行为,直到2019年11月,赢合科技首次引入国企股东上海电气作为战略投资者,王维东夫妇开始了一连串减持动作,且最终失去了上市公司控制权。


2019年11月11日,赢合科技公告称,公司实控人王维东、许小菊与上海电气签署《股份转让协议》、《业绩承诺协议》及《股份质押合同》。同日里,王维东、许小菊夫妇出具了《放弃全部表决权的承诺函》,拟将其持有的9.73%公司股份以9.59亿元的价格转让给上海电气(转让单价人民币26.21元/股),并放弃全部表决权。交易完成后,上海电气成为公司的控股股东,上海市国资委成为赢合科技实际控制人。


2020年2月16日,上海电气又与王维东夫妇签署股份转让协议,王维东将占公司总股本7.298%的股份转让给上海电气,价格41.85元/股,转让价款总额11.48亿元。此次交易后,上海电气的持股比例升至17.03%,王维东夫妇的持股比例降至21.89%。


通过两次股权转让,王维东夫妇合计进账21.07亿元。


2020年9月,赢合科技发布公告称,上海电气定向增发完成,占公司股份的比例提升至28.28%。至此,赢合科技的“混改”全部完成,王维东和许小菊的合计持股比例进一步稀释至18.93%。此时,双方主客之势已然易位。


值得一提的是,在王维东夫妇二人“离场式”减持股票期间,赢合科技接连踩中多个风口,股价不断攀升。有分析人士认为,这背后除了国资入股带来的利好刺激,很大可能与王维东在幕后“资本运作”有关。


Wind数据显示,2019年11月1日,此时距离赢合科技与上海电气签订第一份“股转”协议还有10天,赢合科技当日收盘股价为27.13元/股,而到2020年3月9日收盘,赢合科技股价攀升至71.05元/股,短短4个月涨幅高达162%。


从两次签署协议时的股票转让单价也可看出端倪,2019年11月11日,签署首份股转协议时,双方约定的每股转让单价人民币26.21元/股,2020年2月16日,每股交易价格为41.85元/股,升高了59.7%。


其间,“国资布局”、“新能源概念”、“口罩机概念”不断被市场提及,成为股价的助推剂。然而风口过后,留给投资者只是一地鸡毛,2021年1月18日,赢合科技股价为22.63元/股。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伴随着王维东被“刑事拘留”,王维东夫妇或将失去上市公司管理权。


1月17日披露的另一则公告显示,公司于 2021 年 1 月 17 日召开了第四届董事会第十五次会议,审议通过了《关于改选公司第四届董事会董事长的议案》,同意改选公司董事王庆东先生担任公司第四届董事会董事长。


公告显示,王庆东曾历任上海电气自动化事业部规划办主任,产业发展部部长,现就职于上海电气自动化集团任投资总监。另据wind数据梳理,赢合科技现6名董事(不包含独立董事)中,有4名出身于上海电气,除王维东外,仅王晋一人出身于赢合科技。


去年业绩大增背后:盈利水平与2018年相当,应收账款高企


1月12日晚,赢合科技披露2020年业绩预告显示,2020年,赢合科技预计实现归属于归母净利润3亿元-3.6亿元,同比增长82.16%-118.60%。


尽管业绩大增,但贝壳财经记者同时注意到,赢合科技业绩大增主要原因在于2019年业绩降幅过大。2019年,公司归母净利润1.65亿元,同比下滑49.25%。而2018年,公司归母净利润3.2亿元。也就是说,赢合科技2020年盈利仍停留在2018年水平。


不仅如此,赢合科技业绩大增还与去年上半年开展口罩机业务有关。2020年半年报显示,其上半年共销售口罩机939台,实现营业收入4.93亿元,约占总营收的40%,贡献毛利润2.66亿元,毛利率达53.91%。若去除这部分不能持续的收益后,赢合科技实际利润或并非那么靓丽。


此外,应收账款高企同样是赢合科技面临的另一大隐忧。


2019年年报数据显示,2019年,公司共产生了1.24亿元的信用/资产减值损失,同比上年增长151.98%,是造成业绩骤降的主要原因。信用减值损失部分是重中之重,包含了1.12亿元的应收账款坏账损失、402.86万元的应收票据坏账损失和95.26万元的其他应收款坏账损失。


2020年三季报显示,赢合科技当前应收账款较之2019年年末继续攀升至17.86亿元,应收账款周转天数仍高达247.5天,回款压力仍较大。


2020年业绩预告披露后,赢合科技股价连续数日下跌,1月13日跌幅1.84%,1月14日下跌7.59%。


延展:新年A股因操纵证券市场被罚事件


事件一:利用他人账户从事证券交易 九鼎控股被罚没6亿


1月14日晚间,九鼎投资(600053.SH)发布公告,间接控股股东九鼎集团,现任九鼎集团董事长、现任九鼎投资董事吴刚等6名相关人员收到证监会《行政处罚事先告知书》,并遭到不同程度处罚;此外,因利用他人账户从事证券交易,九鼎控股5亿元非法所得被没收,且追加罚款1亿元。


根据证监会的调查,九鼎集团控股股东九鼎控股在2014年8月12日至2015年5月26日期间,控制“钱国荣”等5个证券账户交易“九鼎集团”股票,合计盈利约5亿。


其操纵证券手法为,九鼎控股先与钱国荣等5人分别签订《借款协议》,约定5人分别向九鼎控股借款3.9亿元、3.75亿元、3.25亿元、2.23亿元、3.05亿元,借款用途全部为认购九鼎集团定向发行股票。其后,5人在新三板将九鼎集团的股票转让给九鼎集团指定的单位、个人,在收到上述股票转让价款后,钱国荣等5人将相关价款又转回九鼎控股。


事件二   华平股份二股东利用196个账户操纵股价反亏逾3亿还被罚


1月12日,证监会官网消息, 熊模昌、吴国荣因操纵华平股份(300074.SZ)股票价格,熊模昌被给予警告,合计处以205万元罚款;吴国荣被给予警告,合计处以185万元罚款。证监会还决定,对吴国荣采取3年证券市场禁入措施。当事人之一熊模昌是华平股份二股东。


《处罚决定书》显示,在2017年7月24日—2018年6月26日这段时间内,吴国荣通过操作账户实施持股优势及交易,连续买入华平股份股票意图推高股价,其资金来源为熊模昌提供配资保证金。双方约定,在卖出华平股票后,盈利部分由吴国荣、熊模昌按照6:4比例进行分配。


不过,事与愿违的是,吴国荣买入期间,华平股份股票价格在经历短暂上涨后出现下跌,其间甚至该股票出现多日跌停情况,截至2018年6月26日,该股票收盘价为3.81元/股,较期初(6.35元/股)的跌幅近40%。至此,两人操纵股票行为不仅未实现盈利,最后反而累计亏损3.24亿元。


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 彭硕 编辑 岳彩周 校对 李项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