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我国人口年龄构成,其中65岁及以上人口20056万人。图/新京报资料图


1月17日,国家统计局局长宁吉喆在新闻发布会上介绍,2021年年末,我国60岁及以上人口26736万人,占全国人口的18.9%。这意味着,我国已正式步入老龄社会。同年,出生人口仅为1062万人,人口自然增长率为0.34‰,“少子老龄化”特征明显。


在这种“少子老龄化”社会背景下,不可否认的是,老年人如今早已成为家庭照料的主要承担者,照顾老伴、照顾子女、照顾孙辈。当前社会上流行一句玩笑话,隔代照料相当于祖辈“生了二胎”。有学者则把这一现象称为“影子红利”,认为老年人通过帮助子女进行隔代抚养,解决子女的后顾之忧,其实也是一种生产。

 

实际上,无论是“影子红利”还是“隔代照料也是生产”,都涉及如何积极看待老年人口,以及如何充分发挥低龄老年人的社会价值。而这在应对“少子老龄化”的当前背景之下,尤为重要。


▲1982-2021年,我国65岁及以上人口变化。图/新京报资料图


面对“少子老龄化”

并非无计可施

 

可以肯定的是,从今年尤其是明年开始,我国将会经历最快速的人口老龄化进程。而人口发展具有滞后效应,很多人口效应需要数年、数十年后才能体现出来。

 

60年前,“三年自然灾害”后,我国的人口出生率经历了报复性反弹:1963年出生了2934万人,应是人类社会有史以来出生人口最多之年;1962年也出生了2451万人。而从今年开始,这一代人将依次进入60岁,这就决定了我国未来二三十年人口老龄化的发展态势。

 

快速的人口老龄化进程,是人类社会前所未有的人口大变局,标示着人类孜孜以求的长寿时代已然来临。21世纪是人口老龄化的世纪,年轻人与年长者共舞将是生活的日常。

 

过去,我们对高生育率习以为常;今天,我们必须平心静气地、清醒客观地认识、接受、适应、应对“少子老龄化”的社会现实。虽然这已对我国经济社会发展造成了不利的冲击,但绝非无计可施、无法应对。

 

首先必须认识到,年长不等于衰弱、老龄不等于无用,长者也还有多方面、多层次的价值。应该积极看待老年人口,充分发挥长寿时代老年人的人力资本红利和健康红利。

 

我国已开启了延迟退休年龄制度安排,但有人欢喜有人忧,社会争论很多。有人就担心,推迟退休年龄可能加大年轻人的就业压力,加大代际冲突。

 

而另外一些人就从祖辈照顾孙辈的隔代照料角度,对延迟退休心存忧虑,认为长辈延迟退休后,没有办法带孩子,将会导致年轻人更不愿意生孩子。

 

其实,退休年龄制度是非常复杂的系统工程,政府也是两难:既要有社保税收收入,也要保就业,尤其是年轻人的就业。

 

因为,到2021年,我国劳动力总量依然还很大,16岁至59岁人口为88222万人,并未真正到劳动力短缺的阶段——若真的出现了劳动人口短缺,很多可由年长者替代的服务性行业就不会依然都是目前的帅哥靓女了。

 

但是,快速的“少子老龄化”进程将是必然趋势。随着老龄人口人力资本禀赋的改善,低龄老年人多有社会参与的意愿。应在尊重其意愿的前提下,积极开发他们的人力、智力、文化与社会资源,助其实现社会参与、再就业与创业的意愿,让老年人继续为社会发光发热。

 

事实上,在合理范围内,撬动长者的人力资源,就可在一定程度上变老龄化的挑战为机遇。

▲“带孙费”合理吗?厦门老两口帮带孙子,签三方合同获热议。视频/新京报我们视频

 

为隔代照料提供支持

是理所应当之举

 

其实,在托育服务总量不足、结构失衡、服务质量无保的现实情况下,祖辈已自发地成为我国婴幼儿照料的主体人群。现实也证明,“家有一老是个宝”,老年人始终是家庭和社会的宝贵财富。

 

中国自古就是家国同构的,家是最小国,国是千万家。隔代照料是在替国家分忧、替社会减负,助力全面两孩、三孩政策落地。隔代照料还将低龄人口从家庭事务中释放出来,更全身心地投入工作,增加了社会生产效率。

 

因此,无论家庭还是社会,都必须承认、肯定、支持老年人的隔代照料。

 

但是,隔代照料也必须做到以下几点:去义务化,承认其社会价值;去无偿化,给予照料者适度的经济补贴;去经验化,加强对照料者的培训;去疲惫化,为照料者提供社区喘息服务。

 

更重要的是,隔代照料应该也必须是祖辈的自愿选择,而不应将其视为一种责任和义务,形成道德枷锁。若祖辈自愿照顾孙辈,公共政策应予以肯定和支持,反之则要尊重他们选择的权利,而这种权利不应被任何人以任何形式剥夺和让渡。

 

过去,我们总是认为,西方社会公私分明,婚姻家庭都是个体的自由抉择。但是,在上世纪80年代,欧洲很多国家陷入“低生育陷阱”后,就开始采取各种鼓励生育措施,日本和韩国也在新世纪前后开始实施相关促进政策。

 

这在某种程度上,也都是一种政府或公器对私人领域的干预。当前我国致力营造生育友好型社会,为隔代照料提供支持,也是理所应当之举。

 

尤其不能忽视的是,随着年龄的增长,人们身体的各项机能将加速退行,半失能、失能、失智是自然规律,总会有相当数量的老年人需要社会与家庭的照护。因而,老年人自身各项权益的保障已刻不容缓。如我国目前正在推进完善的养老服务体系、适老化改造等,都需要国家层面和社区层面的积极努力。

 

人人都会变老,家家都有老年人。无论“影子红利”考虑,还是“隔代照料”设想,家国社会都要致力让具有不同特征的老年人得其所愿、各获其美、美美与共,这也是和谐社会建设的基本内涵。


新京报特约撰稿人 | 杨菊华(中央民族大学教授)

编辑 | 徐秋颖

实习生 | 韦柳伊

校对 | 李立军